社科網首頁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
中國文學網

李賀《馬詩》(其五)賞析

齊天舉

大漠沙如雪[1],燕山月似鉤[2]
何當金絡腦
[3],快走踏清秋。

【賞析】

《馬詩》同題二十三首。這組詩,雖寄托不同。但基本精神都是寫渴望建功立業的懷抱。

這里選錄的是其中的第五首,可以作為二十三首詩的代表。

“大漠”、“燕山”是邊塞征戍之地。自漢迄唐,這些地方,曾經有過無數次的鏖戰,歷來成為熱血男兒顯身手的處所,造就了無數叱咤風云的英雄。前兩句的后三個字“沙如雪”、“月似鉤”,略作點染,極精煉地勾勒出戰場的典型環境。平沙漠漠,朔風浩浩,塞外惡劣的氣候條件。更加濃悲壯的氣氛。如果說戰爭是威武雄壯的正劇。那么,這景象就是其舞臺背景。唐代的邊塞詩人們,正是連同這背景一并攝入彩筆下,寫出許多豪壯的詩章的。此詩說砂礫飛揚如雪,突出其酷烈,說峰巔殘月似徇,烘托其慘澹,可謂傳神之筆。這兩句寫邊塞,境界闊大,氣勢磅礴。

后二句借駿馬喻懷抱。邊塞為駿馬馳騁的廣闊天地,但駿馬能否有機會一效千里之足,就要看是否有人賞識。詩人說自己就如這千里馬,一旦得展驥足,即可萬里騰驤。主人飾馬以“金絡腦”,表明特見賞愛。詩人借此以憧憬身當恩遇的榮寵。但這不過是詩人一己的愿望,所以說“何當”。“何當”一語承上啟下,既寫出對建立勛業的向往之情,又表現出對自己能夠見用于時的渴念,以千鈞之力逼出結尾這一句:“快走踏清秋。”這十個字,感慨奮發,是詩人火一樣的熱情所化成。

全詩雄健,豪邁,一氣貫接。

清人方世舉評,《馬詩》說:“乃聚精會神,伐毛洗髓而出之。造意撰辭,猶有老杜諸作未至者。率處皆是煉處。”其推許是很高的。

注釋:
[1]大漠:沙漠。此指西北沙漠地帶。
[2]鉤。一種彎形的兵器。
[3]絡腦:即絡頭。

tlc官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