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科網首頁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
中國文學網

新時期文藝意識形態論爭反思

楊杰 段超

  “文學是什么”,這是文學理論研究的基本問題之一。科學地認識這一問題,是文學理論研究朝著正確方向發展的前提。改革開放以來,圍繞這一問題,理論界產生了曠日持久且影響深遠的論爭,焦點集中在文學的審美屬性與意識形態屬性之關系上。隨著討論的深入,學界逐漸形成了兩派即“審美意識形式派”和“審美意識形態派”對立的局面。“審美意識形式派”認為,“文學是審美意識形式的語言藝術創造”;“審美意識形態派”則認為,“文學是一種語言藝術,是話語蘊藉中的審美意識形態”。雙方都承認文學的審美屬性,分歧在于文學(及其審美屬性)與意識形態或意識形式之間存在怎樣的關系。若要正確看待和評價這場論爭,進一步深化對于“文學是什么”這一元問題的認識,既需要做學術史的梳理,又需要進行理論概念上的辨析。更為重要的是,要立足新時代社會主義文藝發展的現實語境,這是我們分析問題、解決問題的落腳點和前提。

  折射出問題意識和理論發展 

  這場論爭的源頭,可追溯到改革開放初期朱光潛發表的《研究美學史的觀點和方法》(1978)、《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之間關系的質疑》(1979)和《〈西方美學史〉序論》(1979)三篇文章。他認為“文藝是意識形態但非上層建筑”,由此引發了理論界關于“文藝作為社會意識形態是否屬于上層建筑”的討論。自此,對于文學本質屬性的探討不斷深入。

  總體上看,這場論爭分為兩大邏輯層次和四個發展階段。由于現實的復雜性,各個理論階段之間或多或少存在時間上的重疊,但其內在邏輯是一貫的。第一大層次主要探討文學與“意識形態”或“意識形式”之關系。其中可分為兩個發展階段。第一個階段(1978—1988)即關于“文藝作為社會意識形態是否屬于上層建筑”的討論;第二個階段(1986—1991)通過對“意識形態”和“意識形式”內涵的詞源學辨析,厘清文學與“意識形態”和“意識形式”之關系。第二大層次屬于特殊性或內涵層次,主要探討文學的審美屬性與“意識形態”之間的關系。其中也可分為兩個發展階段。第一個階段(1984—2003)是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的提出與流行階段,第二個階段(2003—2008)是對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的批判和“審美意識形式”論的興起階段。從朱光潛的“文藝是意識形態但非上層建筑”說,經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到“審美意識形式”論,關于文學與意識形態關系的研究和論爭,持續了30年。可見,無論理論風標如何轉向、方法怎樣更新,基礎理論與基本問題的研究始終具有恒常的價值和生命力,且在更深層次上折射出一個時代的問題意識和理論發展。

  學界熱議文藝屬性 

  “文藝作為社會意識形態是否屬于上層建筑”,目前學界依然存在分歧。一種意見認為,上層建筑包括思想上層建筑(即意識形態)和政治上層建筑(即政治法律制度、組織和設施等);另一種意見認為,上層建筑即政治法律制度、組織和設施等,不包括意識形態。由于術語譯法不同,朱光潛所謂“意識形態”實為“意識形式”或“社會意識形式”(Forms of social consciousness,德語Bewusstseinsformen),并非今天通用術語意義上的“意識形態”(Ideology,德語Ideologie)。如果用現行通用譯名來表述,該階段討論的前提“文藝是社會意識形態”實為“文藝是社會意識形式”,對于文學與“意識形態”的關系問題,并沒有討論和解決。通過這場討論,文學作為“意識形式”的特殊性從“上層建筑”中凸顯出來,為探討文學與“意識形態”之關系做好了鋪墊。

  有學者指出,Ideologie字面含義為“思想體系”或“思想理論”而非“意識形態”,而Bewusstseinsformen字面含義才是“意識形態”(這與朱光潛的譯法一致)。主張按照馬克思的原意,把政治、宗教、藝術等歸入Bewusstseinsformen,而把政治、宗教、藝術的思想理論歸入Ideologie。也有學者指出,在馬克思的有關論述里,“并沒有直接把文學藝術稱為‘意識形態’或‘特殊的意識形態’,而是把它說成是一種‘社會意識形式’或‘意識形態的形式’”,進而指出“文學藝術的特殊性在于它是意識形態和非意識形態的集合體”。1991年,在全國馬列文論研究會第十二屆學術討論會上,對于文學與意識形態的關系分裂為兩派:一派堅持意識形態性是文藝的本質屬性,其中又有人認為文藝是特殊的意識形態即審美的意識形態;另一派堅持文藝是意識形態和非意識形態的集合體。二者分別可以視為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與“審美意識形式”論的雛形。

  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將文學的意識形態屬性與審美屬性結合起來,明確提出“文學是一種審美的意識形態性”。對于審美與意識形態的關系解釋為:“文學的審美意識形態屬性,是指文學的審美表現過程與意識形態相互浸染、彼此滲透的狀況,表明審美中浸透了意識形態,意識形態借審美傳達出來。”對于文學作為意識形態解釋為:“文學是精神現象之一,是人類意識活動的產物……它如同政治、哲學、科學、宗教、道德一樣,是一種社會意識形態。”文學的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自1992年寫入《文學理論教程》后,得到廣泛傳播,并被持論者稱為“文藝學的第一原理”。

  “審美意識形式”論認為,“文學是可以具有意識形態性的審美社會意識形式,是審美社會意識形式的話語生產方式”。雙方分歧的關鍵點在于對“意識形態”的理解。作為一個總體性概念,意識形態反映的是社會經濟形態和政治制度的性質,帶有明顯的階級屬性或政治傾向性。文學藝術只能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形式,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特定的意識形態,可以帶有一定的意識形態性,但這種意識形態屬性不能與文學藝術的本質畫等號。持論者指出,“如果在離開階級意識和政治傾向的意義上運用所謂‘意識形態’概念,實際上是造成‘意識形態’的泛化”。“審美意識形態”論用“審美”來規定文學的意識形態屬性,“實際上把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理論全然審美化了,這種在審美領域中對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理論的改寫,不僅違背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理論的原意,而且,也有悖于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理論的基本精神和根本宗旨”。

  以人民性統領審美 

  若要全面評價這一論爭,我們還需回到上層建筑、意識形式和意識形態的關系上。意識形態就是上層建筑和意識形式相重合的部分,它既是“思想上層建筑”(區別于政治法律制度、組織和設施等政治上層建筑),具有階級屬性或政治傾向性,又是一種“社會意識形式”。文學藝術作為社會意識形式,既具有非意識形態性的成分,又可以具有意識形態性的成分。因此,單用意識形態界定文學藝術會走向誤區。比較而言,“審美意識形式派”對于文學的界說,既指出了文學作為意識形式可以具有意識形態屬性,又指出了文學作為語言藝術所具有的審美屬性,可以說是符合馬克思主義原理和文學藝術實際的論斷。

  應當指出,對“審美性”的過度關注易產生文學研究“審美化”的偏頗。2008年,有學者以“審美”批判為切入點,對“文學是什么”的問題進行了綜合辯證,指出“文學價值,畢竟是多元價值的復合,過分強調文學的社會功利,固然會危及文學,而過分推重其審美價值,將其視為文學藝術的根本價值、首要價值,或最高屬性,也是值得懷疑的”。也有學者指出“文學的審美化研究……不過是對文學研究整體認識過程中的一個環節和步驟,缺少分解后的綜合以及靜止后的運動,如果將此研究模式無限擴展,很容易陷入‘以一種極端駁斥另一種極端’的怪圈,所得到的關于文學的規定也難免以偏概全”。因此,有必要將文學視為“一種帶有審美特質的歷史現象和富有歷史蘊涵的審美現象”,運用馬克思主義“美學的與歷史的”觀點對文學基本原理進行綜合辯證研究。

  反思和評價文學意識形態論爭,對于把握馬克思主義文學理論的發展方向具有重大現實意義。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:“意識形態決定文化前進方向和發展道路。”這是對意識形態戰略引領作用的重大論斷,為我們進一步認清文學與意識形態的關系問題指明了方向。我們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文藝觀,立足我國現實,把文學的意識形態性和非意識形態性、審美性和功利性統一到人民性上。這是在更高層次上對“文學是人學”這一馬克思主義文學理論基本命題的辯證回歸。

  (本文系中國傳媒大學思想政治教育提升項目研究成果) 

  (作者單位: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;中國傳媒大學人文學院) 

tlc官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